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印发——引导要素向先进生产力集聚

2020-10-07
分类:
专题解读
标签:
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工程造价改革

要素市场化配置1.png

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,目前我国商品和服务已经从政府定价转变为市场定价。但是,要素市场发育还不充分,影响了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。4月9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。这是中央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第一份文件,对于形成生产要素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的机制,提高要素质量和配置效率,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,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有重大意义。

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是建设统一开放、竞争有序市场体系的内在要求,是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内容。4月9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明确了要素市场制度建设的方向及重点改革任务,并就扩大要素市场化配置范围、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、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等作出了部署。

“作为中央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第一份文件,《意见》对于形成生产要素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的机制,提高要素质量和配置效率,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,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,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有重大意义。”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内在要求

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,我国商品市场发育较为充分,目前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原来的97%以上由政府定价,转变为97%以上由市场定价。同时,要素市场建设和改革也取得了重要进展,资本、土地、劳动力市场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市场配置要素资源的能力明显增强。

“但是,与商品和服务市场相比,要素市场发育还不充分,存在着市场决定要素配置范围有限、要素流动存在体制机制障碍、要素价格传导机制不畅等问题,影响了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正因为此,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、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的客观要求。

要素市场化配置还是解决我国经济结构性矛盾、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途径。“要素配置扭曲具有很强的传导性和扩散性,由此造成了一系列经济结构性矛盾和问题。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,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解决制约全局深层次矛盾的重要突破口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“从破除无效供给来看,过剩产能特别是‘僵尸企业’的存在,就是要素配置扭曲的集中表现。要推动‘僵尸企业’出清,就要加快形成市场决定要素配置的机制,释放错配的资源。”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所副所长刘泉红说,从培育新动能角度来看,要扩大优质增量供给,就要建立促进要素自由流动的机制,使科技创新、现代金融、人力资源等现代生产要素,能够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,提高要素宏观配置效率,共同支撑实体经济发展,形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。

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,还有利于让要素活力竞相迸发,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。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表示,一方面,宏观经济发展依赖微观主体活力,企业是组织生产要素的主体,企业活力是否充分释放,取决于要素活力是否竞相迸发;另一方面,数据等新型生产要素对其他生产要素的效率有倍增作用,已和其他要素一起融入价值创造过程中,形成了新的先进生产力,它们对于推动我国经济转向创新驱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
提高灵活性科学性协同性

要素市场是统一开放、竞争有序现代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在实践中,不同要素的市场化程度差异较大,面临的问题也各不相同。

对此,上述负责人表示,在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过程中,既要从整体上扩大要素市场配置范围,加快发展要素市场,也要根据不同要素属性、市场化程度差异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,提高要素配置的灵活性、科学性、协同性,构建起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。

针对不同要素领域,《意见》分类提出了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改革方向,明确了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具体举措——

在土地要素方面,着力增强土地管理灵活性。一是灵活产业用地方式,推动不同产业探索增加混合产业用地供给。二是灵活土地计划指标管理,探索建立全国性的建设用地、补充耕地指标跨区域交易机制。

在劳动力要素方面,着力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。一是畅通落户渠道,探索推动在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,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落户限制,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。二是畅通职称评审渠道,推进社会化职称评审。

在资本要素方面,着力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制度。一是完善股市基础制度建设,制定出台完善股票市场基础制度的意见。二是完善债券市场统一标准建设,统一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标准,对公司信用类债券实行发行注册管理制。

在技术要素方面,着力激发技术供给活力,促进科技成果转化。一是激活产权激励,开展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,并行推进职务成果“三权”改革和所有权改革试点。二是激活中介服务活力,建立国家技术转移人才培养体系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了《意见》。“此举旨在通过加快数据要素市场培育,充分发挥数据要素对其他要素效率的倍增作用,使大数据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。”刘泉红说。

完善政府调节与监管

“生产要素与商品的属性不同,比如劳动力要素附着在劳动者个体身上,土地要素天然带有一定公共性,要素市场建设不能完全等同于商品市场建设。”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说。

据悉,《意见》在大幅减少政府对要素直接配置、推进要素配置市场化改革的同时,强调要完善要素价格形成机制和市场运行机制,明确政府对要素价格、市场运行的调节和监管内容,健全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组织保障机制。

首先,要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,规范引导要素市场价格行为。上述负责人表示,《意见》提出要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要素价格机制,分类提出完善土地、劳动力、资本等要素价格机制的举措,推动政府定价机制由制定具体价格水平向制定定价规则转变,加强要素价格管理和监督。

其次,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,建立分类统一、规范有效的交易规则和服务体系。健全要素市场化交易平台,夯实要素市场交易基础设施。完善要素交易规则和服务,引导形成有竞争力的市场交易规则和服务体系。提升要素交易监管水平,规范交易行为,加强信用体系建设,健全交易风险防范处置机制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在健全要素收入分配机制上,《意见》提出要健全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、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,承认物质利益原则和合理的收入分配差距,强化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收入分配政策。“这些举措充分尊重了科研、技术、管理人才,充分体现了技术、知识、管理、数据等要素价值,必将极大调动各方积极性。”宋晓梧说。

“从整体上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,就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推动要素配置依据市场规则、市场价格、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。与此同时,也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不断完善政府调节与监管,做到‘放活’与‘管好’有机结合,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。”陈彦斌说。(记者 顾阳)


来源:2020-04-10 07:43  来源: 经济日报

源文:http://www.gov.cn/zhengce/2020-04/10/content_5500740.htm


免责声明: 本文信息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料。在任何情况下,都不对因使用本文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责。此外,本文提供的内容,有原创、整理、汇编之分,信息仅供参考。文中通过互联网转载的表格图片和资源,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。